凝练空间如梦似幻的意境,黎仕祺-舞台魔法师

时间:2020-06-19    作者:     930 次浏览


第29届金曲奖颁奖典礼实景照(图片提供:黎仕祺)

今年第 29 届金曲奖颁奖典礼,即使强撞四年一度的世足赛,收视率仍创近三年新高,平均收视率达 4.90。无论是萧敬腾魅力四射的开场与主持串场,还是 JL Design 负责的整体典礼设计,皆大获好评。其中引起热议的还有以大小片状萤幕错落堆叠出的金字塔状舞台设计,正面看来,宛如一道气势辉煌的黄金瀑布流泻而下,烘托出华人音乐盛典的气势,质感直逼葛莱美等级的视觉飨宴,而这舞台构思正出自阿妹、江蕙等巨星御用舞台设计师黎仕祺之手。

凝练空间如梦似幻的意境,黎仕祺-舞台魔法师
黎仕祺先是手绘出第29届金曲奖颁奖典礼设计图,再製成舞台模型(图片提供:黎仕祺)

「本届金曲奖的主题是『未来ing』,对我来说有种『速度感』与『时间感』。」黎仕祺把两点透视原理,运用于地板阶梯与天上彩幕,以透视的锐角,构筑出具速度感的舞台,呼应由远而近的时间历程,也对应时代快速前行,音乐载体因科技持续演进。天空中的方形彩幕高低升降与量体组合,暗示「黑胶」、「卡带」、「CD」唱片包装,创造出丰沛的感官意象。

总导演陈镇川回想一开始找黎仕祺合作,「他是一位非常艺术家性格的设计师,我们花了满多时间培养彼此的信任度,才开启合作的契机。」擅长将对的人放在对的位置,陈镇川特别喜欢黎仕祺的作品,「因为他不仅会把一个『舞台』完成,更有少见的「美学」坚持,让舞台幻化成艺术品。尤其是他在舞台呈现之前,所有施工细节亲力亲为的挑剔,更是很让我佩服的!」对陈镇川而言,黎仕祺简直是一位有着「兼具吹毛求疵工匠精神的浪漫艺术家」,而这也恰恰呈现出黎仕祺的作品精神。
热忱是最重要的灵魂
黎仕祺从剧场出身,曾为果陀剧场《淡水小镇》与全民大剧团《当岳母刺字时…媳妇是不赞成的》等名剧操刀舞台设计,后来因缘际会跨足演唱会。舞台设计看似光鲜亮丽,能跟艺人近距离接触,但黎仕祺坦言辛苦不足为外人道,真心热爱才能坚持。「太多人想从 A 一下跳到 Z,完全忽略中间辛苦过程。」黎仕祺解释舞台设计压力很大,必须率先完成设计图,灯光、音响、道具、视觉才有办法配合。完稿后仍不得闲,必须跟製作工厂沟通协调。最后要到现场指导陈设,有时还得亲自下海当 Maker。

「这行最大的滋养是在精神,而非物质。」黎仕祺语重心长表示,想赚大钱别贸然涉入,仅少数的顶尖设计师才有办法赚得相应报酬。若非耽溺舞台魅力,很容易中途转行。「坚持到最后舞台就会是你的!但要做到却非常困难。」黎仕祺十年前也曾面临生涯瓶颈,当时从剧场跨足演唱会,一段时间又陷入窠臼。幸好製作江蕙《镜花水月》让他破茧而出,以挑战高难度的曲线花瓣景片,再次拾回设计的悸动。
好的舞台设计在于成就好故事
凝练空间如梦似幻的意境,黎仕祺-舞台魔法师
黎仕祺就读国立艺术学院戏剧系(现更名为「国立台北艺术大学」)的舞台设计毕业製作(图片提供:黎仕祺)

好的舞台设计应该是服务于演出,而非过度展现自我。黎仕祺担任设计师二十多年来,在业界享有高度配合的好名声,但他笑说初出茅庐时,曾忠于自我不顾其他合作对象。他回想在国立艺术学院的毕业製作,卯足全力把故事浓缩于舞台造景,虽然设计吸睛到同学戴立忍至今难忘,但事后反省,设计未考虑动线,空间狭窄也导致演员无法发挥,强烈用色更与灯光冲突,整齣戏还是沦为失败之作。

退伍重返岗位后,黎仕祺定位自己是服务于演出的设计师,透过空间切割让表演更省力,忠实传达出剧本精神。「现在我做设计不是视觉优先,而是故事优先!」黎仕祺表示视觉仅是辅助,他更关注于情绪传达。每回接到委託案,浏览完脚本,待胸中有一番丘壑,画面即会自然倾泻而出。
舞台精随在于展现歌手气韵
凝练空间如梦似幻的意境,黎仕祺-舞台魔法师
戴佩妮《贼》演唱会舞台设计(图片提供:黎仕祺)

操刀戴佩妮小巨蛋演唱会舞台,黎仕祺在工作室循环播放歌手的作品,「从歌曲中我感受到这个女生有非典型的爱情观,她会用《光着我的脚丫子》来形容恋爱。」他抓住戴佩妮古灵精怪、不按牌理出牌的特殊气质,并扣合演唱会主题《贼》,以歌声偷走歌迷的青春记忆。舞台设计以多组升降楼梯,搭配背景LED屏幕动画,营造出悬浮天空的迷宫,呼应时间轮迴与生活感悟,渲染出如梦似幻的空间氛围。
凝练空间如梦似幻的意境,黎仕祺-舞台魔法师
张惠妹「乌托邦世界巡城演唱会」舞台设计(图片提供:黎仕祺)

「最难处理的是乌托邦1.0演唱会,因为张惠妹非常多变,有妹式情歌的阿妹,又有酷摇滚与偏执面的阿密特。」黎仕祺认为最挑战之处,是要把歌手各种面向融合为一。这场演唱令歌迷最难忘的设计,必定是高达 15 公尺气势磅礡的乌托邦城门。

「我在演出现场也感受到川哥(陈镇川)是很厉害的导演,彩排时又加入开门倒数计时巧思,把现场歌迷期待催化到最高点。」黎仕祺说当倒数至 0 秒,门故意不开,而是先奏起《战之际》。等到副歌阿密特飙起高音,两道门才依序开启,但仍未见歌手,再次撩起粉丝酝酿多时情绪。等到最后一道门打开,看到阿密特悬空坐在巨型三角锥后座,唱着《怪胎秀》缓缓降临地面,舞台左右两侧也随侍巨大女王头装置,营造出霸气十足的巨星气势。
通往创意的第一道门-跳脱预算制约
虽然黎仕祺已是一线设计师,但偶而也要跟预算周旋。但他认为设计师不能被预算侷限,要发挥创意跳出制约。他回忆 2007 年杜思慧《拦截,公路Road Kill》舞台剧,剧情描述女孩在欧洲公路发生车祸,弥留之际跟母亲与爱犬互动。当时舞台预算仅两万元,黎仕祺故意把公路倒置于天花板,以保丽龙製作出马路,两侧悬挂三角锥,并以绿色塑胶网与竹扫把,象徵树叶与树枝。此外,地板以灰、白电工胶带贴出线条,象徵车子行进的速度感。最后花一万元请师傅焊接出铁框车架,让演员能在其中表演。
凝练空间如梦似幻的意境,黎仕祺-舞台魔法师
安溥《炼云》舞台设计图(图片提供:黎仕祺)

凝练空间如梦似幻的意境,黎仕祺-舞台魔法师
安溥《炼云》舞台设计实景照(图片提供:黎仕祺)

今年安溥(歌手张悬本名)《炼云》演唱会设计也遭遇挑战。黎仕祺表示舞台悬吊的众多立方体,因预算限制製作单位想改成薄片彩幕,但为了让舞台侧边歌迷也能一览无遗,歌手坚持回归原有设计。「最后我把立方体数量缩减,但调整成不同大小,并透过移动组合出各样造型量体,演出效果也令人满意。」

 
设计力来自于日常感知
黎仕祺从日常练就出深厚观察力,能敏锐读取空气中情绪,并放入脑中记忆库,成为设计养分。比方说,他从两人之间的距离,就能判断亲疏远近。「身体距离的远近,其实隐藏着彼此的关係。」黎仕祺进一步举例,如何把观察转化于设计。当场景要描述一对即将离异的夫妻用餐,就可以延展餐桌长度,刻意拉远身体距离,而且挑选冷硬材质的金属桌椅,让空气中无形中瀰漫着对峙与冷战气氛。

黎仕祺也把观察情绪的手法传授至课堂,他不要求学生画图,改成去找喜欢的作品,选出十个有感觉的画面,并分析触发情绪的元素,最后再进一步组合传达。他描述有位学生,听了一首带有青春慾望感觉的歌曲,就找了五个穿着清凉的女孩,在校园树下吃冰淇淋,并同步播放歌曲,建构出如 MV 的视觉创意。
技进乎道,功夫在体悟
黎仕祺平时不接触剧场与演唱会舞台设计,而是庞杂汲取平面、广告、橱窗等各样创意,也阅读大量小说与电影,刺激新的灵感。「其实我的生活非常简单,刻意让自己保持单纯。」黎仕祺多年来也让灵魂维持纯净,并留心生活中被触动的浮光掠影,并细细品质与探究。

黎仕祺提到每次重看《萤火虫之墓》就会击中哭点,三十年来不敢看第三遍,曾自我分析原因是不敢面对死亡?还是怕亲人早夭?他辗转提到家人是心中放不下的羁绊,曾推掉半年工作,就为了陪伴父亲走过人生最后旅程。当父亲离开,让他感觉内在男孩一下子成熟。

「我的父亲是退伍军人,常面临生离死别。原以为是我在陪伴他,事后才发现,其实是他在等我準备好。」黎仕祺说父亲过世后,让他真正体会何谓孤独,天地孓然一身。也发现过往塑造的孤独情绪只是想像,真实的体会无需洒狗血,轻轻一碰就能动摇人心。

家人总能唤起黎仕祺心中最柔软面向,他诉说这次金曲奖,在台下看着林生祥抱着月琴唱出《古锥仔》,背景彩幕衬着黑白小吃摊与劳工影像,散放出浓烈的在地情感,让他不仅流下眼泪。「那就是我们父母辛勤打拼的身影,也是台湾最美丽的一面。」

即便已出社会多年,看尽人情百态,黎仕祺仍努力让自己心灵维持迪士尼,遇见暗黑立即自动关闭。他自嘲无法做革命家对抗邪恶,是个躲在创作中的胆小鬼。但其实他总在岗位上坚守,以纯净的灵魂连结设计,让人们欣赏每次演出,都能沉浸于有情感温度的空间,暂时忘却世界的冷酷。
--
凝练空间如梦似幻的意境,黎仕祺-舞台魔法师
台北文创基金会致力成为扶助新秀的文创平台。自2015年起,举办年度徵件活动──「天空创意节」,提供高额製作费100、50、30万元,更提供年轻工作者业师指导、展演空间与行销资源,协助年轻创意工作者展露头角。想要知道更多文创资讯,请追蹤 官网 和 粉丝页

    相关的内容在这里>ω<